全文

大马奥理会召开第33届大会


30 Jun 2014

吉隆坡:马来西亚奥委会于上周6月28日召开了第33届代表大会。

 

共有来自32个普通会员协会的61位代表及其八个相关协会的7名代表参加了当天的大会。

 

本次大会由大马奥理会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员东姑王子主持。

 

另附大马《中国报》专访大马奥理会秘书.

 

经歷花开"谢"老 继续精彩

 

谢国驥出席内部会议前受访时,简朴的T恤,节俭持家為大马奥理会奠定今日基业的最佳写照。 

拿督谢国驥小档案

年龄 :76岁

职衔 :马来西亚奥理会秘书(1992年至今)

婚姻状况:离婚

儿女 :1子1女

运动背景:前国家水球选手,1970年曼谷亚运会后退役后,曾任雪兰莪、大马泳 总秘书。

 

奉献是一种美德,大半生奉献给国家体育事业的马来西亚奥理会秘书拿督谢国驥,更是身体力行,成為国内少数全职的义务秘书,没领薪水之余,成就了作為国内体坛最高组织的大马奥理会“家大业大”,财务根基稳固的组织。

 

现年75岁的谢国驥曾是国家水球运动员,他是在已故大马奥理会秘书丹斯里汤宝源的引荐下,加入这个国内体坛最有“权势”的组织,见证并带领大马奥理会从昔日整天為活动经费而烦,到今日坐拥2000万令吉现金储备,有能力為属会提供财务援助的组职。

 

2000万现金储备

 

能够有此脱胎换骨,谢国驥不独揽功劳,并归功前任汤宝源的远见。

 

1982年从大马泳总秘书的位置退下后,职业為水利工程师的谢国驥為事业打拼,没有在任何组织任职。

 

但在汤宝源邀请下,成為大马奥理会的个人附属会员,在一些工作小组当任秘书等工作,弥而成為汤宝源的副手。

 

1991年汤宝源在76岁高龄决定退休、放弃提任长达36年的大马奥理会秘书职务后,谢国驥“顺利成章”扶正,直到今日。

 

在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谢老娓娓道来:“当年的大马奥理会,是个总是在国家代表团出征前,為经费没有著落而烦的组织,拥有自己的大厦成為汤宝源的梦想,并成功申请到现址地段,经过多年的筹款努力及“节俭持家”,大厦终于在1995年建立起来。

 

每年,為大马奥理会带来100万令吉的租金收入,再加上国际奥委会及亚洲奥理会每年合共约100万令吉的活动经费拨款。”

 

“目前,我们有2000万令吉现金储备,其中1400万令吉為信託基金,每年约40万令吉的投资盈利可回馈给属会,但必须申请,每次以1万令吉為限,一个属会每年可申请两次。”

 

“但中国人有句老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奥理会定位明确 人决定体总兴衰

 

国家奥理会“富”起来,谢国驥也希望所有属会同样能够拥有健康的财源及行政状况,可惜除了小部份运动如羽球及足球拥有大笔赞助,绝大多数体总常抱怨因為经费有限,拳脚难伸。

 

对此,谢老认為关键在“定位”。

 

“从一开始,大马奥理会的定位就很明确,只是综合型运动会的组织者,集合各项目在国家旗帜下参加东南亚、亚洲、共和联邦及奥运会等综合性赛会。”

 

领导人不熟悉

 

他表示,政府早前曾聘外国专家对我国体育架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组织架构及分工等不明确,谢国驥非常认同这一点。

 

“国内体育总会应该扮演的角色是组织及举办比赛,让国内运动员在国内及国际赛有表现平台,并主办教练培训班等;运动员培训是州会、俱乐部的责任,但现在过多的经费用在国家队的训练,侵蚀办赛资源,没有比赛及门票收益,财务状况何以改善?”

 

“人”也是一个决定组织成败的关键,谢国驥表示以前体育组职,都是由运动的爱好者亲力亲為,出钱又出力或至少有力出力,但现在许多体总领导人并非对所领导的运动熟悉,一些领导人也事务繁忙,更要不得的是尸位素餐。”

 

女儿机票自掏腰包 横眉冷对抹黑

 

担任“位高权重”的大马奥理会秘书长21年,谢国驥无可避免面对一些流言蜚语“抹黑”,对此他以“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态度坦然应对。

 

他所面对的流言,包括在赛会带女儿随团徇私等。

 

对此谢国驥不否认,自己曾带女儿出席悉尼、北京奥运及东运会等赛事;“这些赛会的组织明文参赛国会长及秘书长可获接待。我用自己的钱买机票,女儿和是和我共用一房。”

 

现年39岁的女儿谢沉伦,可说是谢国驥这一生的牵掛。

 

谢老1983年以离婚收场的14年婚姻,育有一子一女,离婚后获得扶养权,儿子在1988年赴澳洲深照后就移民当地,剩下有学习障碍、2010年更遭遇肢体疾体,行动困难的女儿。

 

谢国驥表示,短期的公务,还可以将女儿託付给亲友看照;较长期的公务,则用自己的退休金及财务规划积赚的钱财带上女儿;甚至还安排一旦自己百年之后,女儿余生无忧的託孤安排。

 

从小在茨厂街一带打滚的谢国驥,虽然在大马奥理会汉惹拔路(大维申路)附近的维多利亚学院求学,但对汤宝源于自己的拍档甚至知遇之恩却不时铭记心中。

 

“我们曾在大马泳总共事,当时我是秘书他是财政,1975年应中国之邀组队赴中国观摩,但却因為当时中国并非国际泳联会员而遭泳联对付,我们俩力保运动员扛下所有责任并遭吊销职务2年。”

 

“20世纪80年代,有传言时任副秘书的我将挑战汤宝源,我向他保证,我这一生从未為争名夺利而挑战他人;

 

他退休后,我仍稟承他的梦想,终于将大马奥理会大厦建起来。另外,泳总及大马奥理会之外,我不曾担任其他体育组织领导,不是没有邀约,而是不熟不做是我的另一个原则。”

图片 : 2
 视频 : 0
打印文章 ...

图片
发送至友人(将此新闻发送给友人)
您的名字  
您的邮件
 
您朋友的电子邮件
 
提交的个人资料并不会用于任何商业用途以及其他为经过授权的其他活动。
选择最新新闻
  所有新闻

新闻稿

订阅亚奥理事会新闻稿和每周新闻

新闻档案

您可以在此查询亚奥理事会的各种新闻,具体包括新闻稿,媒体信息,每周集锦以及奥林匹克展望。

会议日程

目录